微型分布式作战:以小博大制胜战争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智韬责任编辑:伍行健
2019-06-11 02:04

要点提示

微型分布式作战源于颠覆性技术引发的新一轮军事革命浪潮,展示了体系作战在大国战略竞争中的重要作用,体现出现代战争大体系支撑下的精兵行动,以及战略目的战术支撑的重要特点,同时契合了信息化战争的发展规律,将成为未来军事斗争和武装冲突的新形式。

现代战争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随着信息科技与智能化微型装备的快速发展,大国之间利益博弈与战争体系摩擦,越来越呈现出了战术行动直接达成战略目的、体系分布聚能与微型作战释能的特点。微型分布式作战的产生,源于时代科技进步对作战体系的赋能与颠覆,本质在于战争目的和规模的有限性与体系的级联脆弱性并存,进而使以小博大制胜机理发生了新的变化。

微型分布式作战的内涵

微型分布式作战的核心思想是基于分布式作战体系支撑下的精确打击和定点清除。它的前提和基础是以强大的作战体系为支撑和后盾,这个作战体系往往是广域分布的,其作战的重要方式是针对局部目标甚至是单独目标实施的精确化、无附带伤亡的微型化作战。如果把作战体系比作作战“云”的话,那么微型分布式打击就好比作战“云”放出的“闪电”,直击敌方的关键要害。

一是微型分布式作战以技战术行动直接达成战略目的。战略目的的达成是依靠现代高科技和战术行动支撑。科技的飞速发展,特别是颠覆性技术的出现,使新型武器装备的运用,能够在战术行动中发挥出决定性的、颠覆性的作用,往往能够直接达成战略目的。战争逐渐体现出了战略塑造牵引战术行动,战术行动支撑战略目的的特性。首战可能就是决战,战略目的的实现不再需要若干次战役的胜利就能达成,一场战争可能就是一次作战行动。微型分布式作战正是以高、精、尖的作战实力,迅速打破大国军事力量平衡,是“大战略·微战争”的显著形式。

二是微型分布式作战是一种跨域融合的体系作战。微型分布式作战是体系作战的一种特殊样式。从结构与功能上看,它可以视为微缩版的体系作战。如果将联合作战体系对抗比作人体的“拳击擂台赛”,那么微型分布式作战可以看成是全身发力、集中力量的“击剑运动”。微型分布式作战的体系在于其作战行动背后的整体支撑体系。这个支持体系的重要特征是,以网络信息系统为基础平台构建,以微型作战行动的实现为协同依据,指挥调控全域力量优势互补、聚优增效,实现各作战域、各层次在力量、手段和行动等方面的高度融合、多维聚力、整体联动和集成释能。

三是微型分布式作战是在无声中完成大国力量博弈。微型分布式作战虽然是以有人或无人参与的方式实施,在有形物理空间或无形网络空间进行作战,但却往往在无声无息中克敌制胜。所谓大国致敌不喧嚣,微型分布式作战正是以“四两拨千斤”的精巧实力,实现大国力量的博弈与再平衡。微型分布式作战的发起与实施往往超出任何人或武器装备的感知侦察范围,达成作战目的时所产生的作战效果如同偶然事件一般,而不被世人所察觉,甚至让对方不知道敌人是谁?也不知道遭受了哪种武器的攻击?无声无形中败局已定。

微型分布式作战的基础

微型分布式作战并非是建立在想象中的空中楼阁,而是既有实际鲜活的战斗案例为依据,也有现代化的科技装备为支撑,为微型化分布式作战的实施奠定了重要的物质基础。

一是泛在网络提供体系支撑。网络信息系统是以网络中心、信息主导、体系支撑为主要特征的复杂系统,对体系产生基础性、支撑性、主导性作用。未来,随着无线网络的广泛渗透,网络信息无处不在,为微型分布式作战提供了作战“云”支持。泛在网络“云”是网络信息系统在作战体系中的融合形式,它聚合各类终端的战场资源并提供服务能力,是战场环境、基础设施、武器装备、作战人员、保障资源等要素节点共享的“资源池”。微型作战行动可以依托作战“云”实现网络化战场感知、指挥决策、精确打击和综合保障等能力。

二是智能算法融合侦察指控。微型分布式作战的情报搜集与分析过程漫长,而作战指挥控制及协同联动的精度与实效性要求高,使信息链与指挥链路高度融合、快速响应,短时间内需要处理实时海量信息,因此,迫切需要智能分析算法的介入,以实现高速最优化指挥控制。智能算法融合侦察指挥,就是为了确保作战态势信息与战略决策意图随时反馈到作战行动,使作战行动动态遵循最优的战略目的实现路径,整体呈现出“瞬时一体化”的意志同步特性。这种指控方式充分利用情报信息系统对战场感知的成果,依据精确化、实时化、智能化的情况报告,利用泛在网络“云”提供的资源共享、信息联通、要素融合、虚拟协作、并行计算、智能辅助等强大功能定下作战决心,并通过作战推演检验决心方案的可行性,再将决心方案转化为具体的作战行动计划。

三是微型力量实施精确释能。微型作战力量早期通常依靠特种作战分队携带精良装备完成定点清除任务,随着装备的发展,察打一体无人机逐渐担任抵近猎杀任务。此外,在纳米、仿生、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综合运用下,自主杀伤性武器越来越朝着微型化方向发展,进而成为了微型作战精确释能的首选力量。例如,小型无人机不仅能够抵近侦察,同时也能携带弹药实施类似“汽车炸弹”的自杀式攻击,其精确性和效费比更高,特别是在和平环境下仍然可以发起突然攻击。借助微型化武器实施精确释能、点穴攻击是微型分布式作战的主要方式。

四是脆弱重心导致级联瘫痪。体系的健壮性与脆弱性共存,尤其是利用体系脆弱性的“命门”或“死穴”,就能够产生由点到面级联瘫痪的体系崩塌效应,这类目标的存在为微型分布式作战的实施提供了客观条件。级联瘫痪过程正如“多米诺骨牌”一般,而引发体系“雪崩”效应的微型作战行动,能够借力发挥出了“四两拨千斤”的巧实力。体系与生俱来且客观存在的脆弱重心,成为微型分布式作战的首选目标。

微型分布式作战的运用

微型分布式作战,在和平环境或战争时期都有广泛的运用模式。根据不同战略目的,微型分布式作战的目标往往是敌方体系的“阿喀琉斯之踵”,精确攻击能够达到防不胜防、一击致命的效果。

一是精确猎杀核心人员。擒贼先擒王。敌方抵抗意志的核心主要集中在关键人物身上,而微型分布式作战正是为了达成“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目的。现代战争中,随着信息化的发展,已经逐渐出现了有关此类的战例。典型的如俄军击毙杜达耶夫行动,战场前沿出动了一架战斗机,投下了两枚炸弹,但后方支撑的却是庞大的作战力量体系。可以说,这次作战行动的时空和目标都是高度集中的,相对于庞大的后方作战体系,前方特种作战如同“尖端放电”一般实施微型杀伤,支撑这种行动的,却是基于信息系统的作战体系,特别是这个体系往往是广域分布、多级多域联动的。

二是威慑操控重要人物。威慑源于力量。一旦形成微型分布式作战的能力,特别是针对重要人物的行动路线图,就会对其产生重要的威慑力。外军认为,无论成功与否,都会形成了强大的威慑力,斩首战术的重要战略价值在于能够让敌对势力领导层恐惧,给对方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从而干扰对方的决策和指挥。如今,随着科技的发展,特别是控脑技术的逐步成熟,未来甚至可以通过微型分布式作战,将控脑武器运用于敌方决策重要人物,达成隐形操控的目的。

三是精准撬动体系坍塌。打蛇打七寸。体系的要害重心是毁瘫体系的关键甚至是唯一途径。体系有着极强的自适应性、冗余性和再生性,对应于毁伤来说,就是一个体系对于随意的攻击具有极强的稳定性,对蓄意定点攻击具有脆弱性。因此,微型分布式攻击以体系要害重心为唯一攻击目标,因此就能够对敌体系构成“绝杀”。例如,敌方的网络系统犹如其战争机器的“信息总闸”,通过网络作战行动,就能够控制并拉动敌战争体系的“网闸”,就可能达到“熄灭”其战争体系的目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