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网荐读丨于《诗经》中触摸华夏先民之温柔

来源:彩票网下载网作者:马嘉隆 郭华秀责任编辑:马嘉隆
2019-05-16 18:50

如果想在快节奏的生活中用零散时间读点有深度的东西,那么读诗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先贤们或精雕细琢、或肆意泼洒的寥寥数十字,往往能塑造出一片独属于自己的精神天地,任时光悠悠,“桃源”依旧。读诗,正是一场以字为媒穿越古今,与前人把臂同游的旅行。

资料图

在一方方独立的天地中,有东篱采菊之悠然,亦有长河落日之雄浑;羁旅彷徨,则与太白对月同酌,浮生半日,可随易安赌书泼茶;壮怀激烈,登临碣石扫平汉家烟尘,满腹忧思,独上高楼咏叹流水落花……

古典诗词的流派众多,荐诗自然也难免挂一漏万。不过,当你面临众多选择无所适从时,翻开《诗经》绝不会让你失望。作为儒家六经之一,《诗经》在中华文化史中的地位无可撼动,一代代学者沉醉于诗三百的字里行间,皓首无悔。《诗经》的魅力,何以穿越古今?

不可否认,《诗经》的“官学”背景促进了它的传播。不过,若简单地把《诗经》视为一块叩开仕途的“敲门砖”,或是把它认作是宴飨祭祀之际的礼仪范式,实有明珠暗投之憾。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至情流溢,直写衷曲,正是三百余篇诗词不朽的奥秘。《诗经》半数取自乡土民谣,今日视之,辞章几无雕琢痕迹。不过,若反复吟诵,在那质朴的铺陈递进回环往复中,却能清晰感受到那回荡千载奔流不息的赤诚真情。

今天重读《诗经》,若想重现先秦风貌,穷究每一首诗的细节,确实很难。时光荏苒,沧海桑田。三千余年后的今天,我们很难确凿无疑地判定每一首诗的创作背景和创作目的,也可能未曾在生活中亲眼见过诗句中提过的动物或植物。除此之外,音韵的变化、配乐的遗失……太多因素影响着我们的阅读。

可即使困难重重,那些寄托在文字中的率真情感依然未被时光磨平。若是细细品读,那重章叠句的大巧不工,恰如通幽曲径,带你重游华夏文明的滥觞之处。

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资料图

当《关雎》的韵律在耳畔响起,首先映入脑海的,是水中雎鸠悠游的和鸣与河畔淑女采荇的倩影。此情此景,触动岸上君子的思绪,见之难忘,朝暮辗转。随后便是琴瑟钟鼓齐鸣,以求佳人芳心。君子之于淑女,煌煌礼乐之于山野自然,和谐统一,发乎情而止乎礼。寥寥八十字,融热恋相思的愉悦与求之不得的哀愁于一体,洋溢“乐而不淫,哀而不怨”的中和之美,实为华夏情诗的代表之作。

诗三百,惊鸿一瞥,便足以窥得华夏先民的精神世界。《关雎》笔下的谦谦君子,垂范后世,让多少迷茫困顿的学子寻回心灵寄托。呦呦《鹿鸣》,带你重回恢弘肃穆而不失轻灵欢快的先秦宴饮,于酒酣耳热之际,领略“德音孔昭,和乐且湛”的华夏风貌。穆穆《文王》,感悟周公于家国鼎盛之际的反躬自省、居安思危,天命无常,唯德是从。肃雍《青庙》,于庄严礼乐中追思与承继文王之道。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