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冷斋《卢沟桥抗战纪事诗》:睡狮一吼震寰瀛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郑学富责任编辑:马嘉隆
2019-07-08 14:56

睡狮一吼震寰瀛

——读王冷斋《卢沟桥抗战纪事诗》

■郑学富

“雄峙平西拱极城,中原逐鹿几兵争。而今三路纵横过,南北咽喉一宛平。”这是曾任宛平县长王冷斋描写宛平城的诗句。宛平古称“拱极城”,是北京城的门户。城西的卢沟桥上,晓月当空,明媚皎洁。金章宗为之倾倒,命名“卢沟晓月”,列为“燕京八景”之一。清乾隆皇帝曾题“卢沟晓月”,立碑于桥头。

碧水如练,西山似黛。如此诗情画意之美景,却惨遭日本侵略者铁蹄践踏。82年前的夏夜,日本帝国主义的枪炮声打破卢沟晓月的宁静,中国军民奋起抵抗。王冷斋赋诗曰:“长虹万丈跨卢沟,胜地流传七百秋。桥上睡狮今渐醒,似知匕首已临头。”近读王冷斋《卢沟桥抗战纪事诗》,不禁心潮澎湃,壮怀激烈,为其英雄壮举所感动。

王冷斋,福建闽侯人,18岁入保定军官学校第二期,早年参加辛亥革命,曾在北洋政府工作。20世纪20年代在北京创办《京津晚报》和远东通讯社,因公开揭露政客们的贿选活动,被军阀通缉。1937年初任宛平县长。此时,日军陆续增兵华北,从东、西、北三面包围了北平,不断制造事端,频繁进行军事演习,华北局势日益严峻。宛平县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王冷斋可谓受任于危难之际。1937年7月7日夜,正在卢沟桥附近演习的日军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严词拒绝。王冷斋写诗曰:“一声刁斗动孤城,报道强邻夜弄兵。月黑星辰烟雾起,时当七夕近三更。”

为避免扩大事端,王冷斋奉命与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谈判。在谈判中,日方代表无中生有,捏造事实。面对无赖的强敌,作为谈判使者的王冷斋不卑不亢,据理力争,维护中方权益。他曾写诗曰:“诪张为幻本无根,惯技由来不足论。藏本当年原自匿,诘他松井欲无言。”在前往宛平城调查的途中,日方将王冷斋胁迫到日军阵地前,以兵戈相逼,让王同意日军入城。王冷斋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大义凛然,严词斥责。事后,王冷斋写诗云:“挟持左右尽弓刀,谁识书生胆气豪!谈笑头颅拼一掷,余生早已付鸿毛。”

日军在谈判期间,继续用迫击炮攻城,炮弹将王冷斋县署和住房炸毁。但是王冷斋没有惧怕,在城内租赁一处民房办公,仍然坚守岗位。他发出安民告示,维护社会治安,协助中国驻军守城。王冷斋以诗言志,表明他抗战到底的决心:“东倾雉堞北崩墙,血肉长城筑更强。众寡悬殊攻守异,孤城屹立岂寻常。”由于几昼夜未眠,王冷斋积劳成疾,患上咯血病。当他得知我大刀队夜袭日军成功,大获全胜时,兴奋异常,赋诗称赞中国健儿奋勇杀敌:“暗影沉沉夜战酣,大刀队里出奇男。霜锋闪处寒倭胆,牧马胡儿不敢南。”

中国军民抵抗侵略、捍卫祖国尊严的英勇行为,获得驻北平的国外友人的同情和支持,他们冒险前来宛平城慰问。一位西方友人指着卢沟桥上的石狮,笑着向陪同的王冷斋说道:“睡狮今已醒矣。”王冷斋听后,深有感触,写诗云:“睡狮一吼震寰瀛,伐木丁丁见友声。博得同情人共赞,不辞艰险到危城。”全国各界纷纷声援卢沟桥守军:各地民众组织团体送来慰问信、慰劳品;青年学生组织战地服务团,到前线救护伤员、运送弹药;附近居民为部队送水、送饭,搬运军用物资。军民精诚团结的情景让王冷斋感慨万千,他赋诗云:“见危授命分宜然,却敌全凭众志坚。遐迩关情劳慰勉,近来士女远飞笺。”

王冷斋抱定必死的决心,坚守宛平城。后奉命转移,没能实现与城共存亡的雄心壮志,实乃遗憾,他赋诗曰:“与城愧未共存亡,人庆更生我独伤。国步方艰应有待,头身终合向沙场。”

日军挑起七七事变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电全国,呼吁“武装保卫平津华北!为保卫国土流尽最后一滴血!全中国人民、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略!国共两党亲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进攻!驱逐日寇出中国”!王冷斋闻之,兴奋异常,热烈响应,赋诗高歌:“延安振臂起高呼,合力前趋愿执殳。亿万人心同激愤,山河保障定无虞。”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